[进击][利艾] 时光深处/Somewhere in time(未完待续)

利艾

马来狂人:


耶格尔四十岁生日那天所有人前来给他庆祝、道贺,每个亲朋好友都送了他一份礼物,与他共事多年的老友阿尔敏以他为原型写了本有关一名科学家的传记小说,他不客气地收下并且事后花了一天将这本并非很厚的书翻阅完毕,但他却发现这里所记叙的耶格尔先生或夸大其谈,或仅止表象,没有一句话将他说到内心深处,说穿了这只是一本流水账般的人物传记,并没任何小说式高潮,可以说颇为无趣,只是给世人看的闲书而已。

>>>



我并没什么文笔,也没什么好故事可说,可我却不得不把这段时光深处的往事记录于纸,夹在这本书的中间来补完我整个人生。因为,它是我生命的核心,以前和现在都是!没有他,就绝非如今的我。
情节离奇或人物行为不寻常的故事人们称之为传奇,接下来这件事完全符合了上述两项标准,所以我姑且称之为我所经历过的一段传奇,它发生得太过突然,毫无物理规律可循,若非因此绝妙之事,我也不会有今天这般成就。说来,这一切都要追根溯源至二十四岁那天深夜。

那天很晚了,刚参加完大学聚会的我驾着车在夜深人静的高速公路往北驶去,两旁都是黝黑阴森的杉树林。已是深秋的郊区,室外温度冷得很,我刚想打开车内空调却发现怎么都开不了,可能是设备故障吧⋯⋯我火大得敲了下方向盘,这部新买的车还没之前那部用了七年的老爷车好使,这一点实在令人火冒三丈。然后我想起后备箱好像准备了羊毛毯子,于是我小心地开到停车区后把车靠边,打开后备箱取出了毯子,手刚搭上车把时却听见耳边传来一个奇怪的声音。
说是奇怪⋯⋯因为那声音像极了在实验室内做磁共振时的声音,但它并不细微,而是如同冲击波那般一波波传入鼓膜。
这把我骨子里属于年轻人的那部分好奇心勾了出来,我拿好车钥匙和手机就跳过公路旁的栏杆,一脚实实踏在干冷的土地上,稀疏草地在脚下沙沙作响,不多久便进入林中,城与城之间的高速公路就这样,两旁植满了成片成林的高大杉树,若是白天就是一片壮观奇丽的林海,但这个时刻只会让人联想到不太好的东西。
我觉得这种体验也挺新鲜,一手拿着手机照亮前路,循着声音源头找去,我将走路速度保持在不快的频率,因为时不时要停下辨别声音方向。大概走了十来分钟,发现情况有了改变:透过一棵棵树干我隐约能看到声音传来的地方向外散射着水晶般的光,很漂亮。于是我收起手机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靠近。耳边时而也会穿过林间冰冷的风,我感到心怦怦直跳,仿佛那里藏着什么似的。声音越来越响了,光芒也越亮,直觉告诉我那里有什么非同寻常的东西。
害怕了吗?
我发誓,绝对没有。
一百米,八十米,六十米,四十米,二十米,十米⋯⋯最后还有些距离时,我停靠在一棵粗大树木后,深呼吸了好几次,才缓缓侧过身探头向那个光源体望去⋯⋯哦上帝,我震惊得哑口无言。
我发誓这辈子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破碎光芒,透明的光彼此交叠,塑造出层次感,而中间则是一片乳白混沌的物体,它们漂浮于空中形成一个圆圈,那些透明美丽的破碎晶体就环绕在此周围,散发恍若水晶的光芒。
它们完全摆脱地球重力的吸引,悬浮于离地两米的地方,神秘无比。声音就是由这里传出来的,它吸引我一步步走向它,靠近它,光越来越亮,刺入眼中,这是世上最不可思议的景象!
正当我想伸手触摸眼前的发光体时,突然传来一声有力的,划破夜空的呼喊,我转身看到十几米开外的高大身影正朝我这里奔来,地面也随之震动。我本能感到不妙,于是转身朝另一个方向狂奔而去,我觉得声音很近,想回头但没空,当然还有一部分是因为对未知生物的恐惧。
就在我感觉完了,自己就要被追上时,耳边传来宛如钢绳飞快拉伸的声音,咬咬牙一个急转弯整个人往旁边矮树丛和草地扑去,整个人抱头在里面滚了一圈趴伏而下,这时耳边又传来犹如怪物般的嘶吼,我顺势抬头看去——哦上帝!那是一番利落的动作,左右双手紧执利刃,逾越漆黑树影与皎白月光,穿透无色冰冷之风,没有停顿,没有犹豫,手中双刃同时砍向那个巨大人形的颈部,刹那伤口升腾起一股蒸汽,巨大身影应声倒下,双手执刃的人踏着尸体,身姿轻盈跳了下来。
“算你好运。”
那人脸上还沾着血,那是未知生物的血,有股说不清的恶心气味,他看了我一眼,用手帕擦干净自己的脸。
有太多问题在肚子里翻滚,但看到这家伙眼神就一个字儿都说不出口,于是熬了半天我才说了句谢谢:刚才如果没有他,我多数得完蛋。
“如果不介意,我有几个问题想⋯⋯”
“停止你的疑问。”
“抱歉,什么?”我为这家伙的无礼而诧异。
“告诉我你的姓名。”
“艾伦,艾伦•耶格尔。”
“好吧,耶格尔,”他说着环视了遍四周,但显然因为黑夜什么都看不清,所以又把目光转了回来和我对上,“你是第几次出墙调查的残余人员?”
“调查⋯⋯?”他的话让我错觉自己是个一无所知的蠢蛋。
“别说你忘了。”
他的眼神仿佛夹杂了某种非常复杂的感情,我时不时注视着他的眼光,那眼神说不上是敌是友,更说不上他到底喜不喜欢我,但他接下来的举动则完全令我摸不着头脑:他掏出一把类似信号枪的玩意儿,朝漫天繁星的天幕扣下扳机,随即从枪口窜出一溜儿烟花似的东西照亮了黑暗。
“你疯了吗?”我冲上去一把夺过他手里的东西,“这里是国家保护森林,打枪走火可是要被警察先生请进局里谈话的!”我可不想深更半夜陪着疯子一起被关进警局请喝咖啡。
话音刚落我肚子就被这个小个子男人狠狠招呼上了一拳,他用力之深令我痛得弯腰。
“别妨碍我,你不会想被揍第二拳。”
“是你在打我,先生!”
“可我救了你,”他蹲下身来看我,“而我至今还没排除你的嫌疑。”
谁更有嫌疑简直太过明显:他!这名奇装异服的男人!和这个已经被杀的怪物,完全好莱坞电影般出现在我眼前,因此我小命险些不保。想到这里我心有余悸看了眼那怪物,它似乎蒸发得只剩骸骨,为此我大感诧异——在人类历史中符合此情此景的东西我大概只想起了一种,但由于那件事太过远古我坚信绝不可能发生在当今社会。
“⋯⋯那是什么玩意儿?”我瞥了眼那巨大骸骨问他。
“巨人。”
“你呢?”
“⋯⋯人。”
“不,不,”我摇头,我当然知道这家伙是人类,“我是问你⋯⋯”
“利威尔,”他抢先回答,借着月光我看到他背后,历史书本上那枚被时光洪流早已掩埋的羽翼徽章,“调查兵团团员。”
他回答我时恰好站在月亮底下,那一瞬的银白月光折射在他身上,在我看来好像闪烁着电影里那些穿越时间之人所带的特定光环⋯⋯
然后?
然后⋯⋯就像是大多数剧本里写的那样,我两眼一黑,昏倒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S:确切而言,我已经不知道这是什么paro了⋯⋯唯一能确定的是,这里是二十四的利威尔和二十四的艾伦。

最重要的是,它已经沦落为我摸的鱼了呜呜呜!

晚上来贴1984-05完整版!如果可能再把这个写下去一点。我要二更、三更、四更⋯⋯!!

 
评论
热度(42)
  1. rin边南 转载了此文字
    利艾
© rin|Powered by LOFTER